今天距離全面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僅剩
首頁>走進靜寧>成紀名人

隗囂

發布日期:2018年05月31日 來源:縣志辦 作者:

0

   

  隗囂(?-33),字季孟,天水郡成紀(今靜寧縣西南)人。年輕時在州郡為官,經王莽國師劉歆引薦為元士。

  新莽地皇四年(23)二月,劉玄自立為皇帝,建元更始。七月,劉歆等密謀劫持王莽降漢,被發覺,歆自殺,于是隗囂回歸成紀故里。其叔父隗崔向來豪俠仗義,深得眾望。隗崔聽說劉玄接連打敗王莽的軍隊,就和其兄隗義及上邽(今天水)人楊廣、冀(今甘谷)人周宗共謀起兵,響應劉玄。隗囂勸阻他們說:“起兵可是兇事啊,這樣做是要連累宗族的!”隗崔不聽,遂聚眾數千人發動起義,進攻平襄(天水郡治,今通渭),殺王莽鎮戎大尹(即天水太守,王莽改天水郡名鎮戎郡,守曰大尹)。隗崔、楊廣等以為舉大事應當擁立主帥,而使眾心歸一,都說隗囂素有賢名,好讀經書,就共推為上將軍。隗囂再三辭讓,迫不得已,于是就說:“諸位叔父及眾賢者不掂量小子我能有多重。既然如此,如果大家必能聽從我的話,我才敢從命?!北娙她R聲說“好”。

  隗囂主事后,遣使聘請右扶風平陵人方望來做軍師。方望向他建議說:“足下欲承天順民,輔漢而起,如今初立者遠在南陽,王莽尚據長安,縱然想借輔漢之名,其實又無法受命,憑什么讓眾人相信你呢?當務之急應當設立高廟,稱臣奉祠,所謂‘神道設教’,天下才能信服呵!”隗囂從其言,就在成紀城東立廟,祭祀漢高祖、文帝、武帝。隗囂等皆稱臣供奉,請司儀奉璧祝告,殺白馬而盟誓,一如古禮。同盟者共有三十一將,計十六姓。事畢,又傳檄文布告郡國,其略云:

  漢復元年七月己酉朔。己巳,上將軍隗囂、白虎將軍隗崔、左將軍隗義、右將軍楊廣、明威將軍王遵、云旗將軍周宗等,告州牧、部監、郡卒正、連率、大尹、尹、尉隊大夫、屬正、屬令:故新都侯王莽,慢侮天地,悖道逆理。鴆殺孝平皇帝,篡奪其位。矯託天命,偽作符書,欺惑眾庶,震怒上帝,反戾飾文,以為祥瑞。戲弄神祗,歌頌禍殃。楚、越之竹,不足以書其惡。天下昭然,所共聞見。今略舉大端,以喻吏民?!裆綎|之兵二百余萬,已平齊楚,下蜀漢,定宛洛,據敖倉,守函谷,威命四布,宣風中岳。興滅繼絕,封定萬國,遵高祖之舊制,修孝文之遺德。有不從命,武軍平之。馳使四夷,復其爵號。然后還師振旅,囊弓臥鼓。申命百姓,各安其所,庶無負子之責。

  于是隗囂統兵十萬,擊殺雍州牧陳慶,準備攻打安定(郡治高平,今寧夏固原)。安定大尹王向,本是王莽堂弟平阿侯王譚之子,威風獨能行其邦內,人心未叛。隗囂就發布文告,曉以大義,勸其投降,王向始終不從,于是進兵誅殺王向,宣撫百姓,安定屬縣悉降。同年九月,劉玄進兵長安,誅殺王莽。隗囂隨即分遣諸將攻取隴西、武都、金城、武威、張掖、酒泉、敦煌,乘勝略定隴右河西諸郡。

  更始二年(24),劉玄遣使征調隗囂及隗崔、隗義等。隗囂準備前往長安,方望以為劉玄不可靠,極力勸阻,隗囂不聽。方望大失所望,寫信告辭而去。隗囂等遂至長安,劉玄以囂為右將軍,崔、義皆即舊號。是年冬,崔、義謀欲叛歸成紀,隗囂恐禍及己身,就向劉玄告發此事,崔、義遭誅殺。劉玄感激隗囂的忠誠,就封他為御史大夫。次年夏,赤眉農民起義軍進入函谷關,擾亂三輔(長安一帶)。此時,又傳來了劉秀在河北即位稱帝的消息,隗囂就勸說劉玄,讓他歸政于劉秀叔父——素有“國三老”之稱的劉良,劉玄不聽。諸將欲劫持劉玄東歸劉秀,隗囂也是同謀。劉玄察知此事,即派使者召隗囂,隗囂稱病不去,并會同門客王遵、周宗等領兵自守,以防不測。劉玄命令執金吾將軍鄧曄率兵包圍隗囂,隗囂閉門拒守;至黃昏時分,隗囂率數十騎突出重圍,夜斬平城門關,逃歸天水。又召集部眾,占據故地,自稱西州上將軍。

  是年十一月,劉玄敗亡,三輔耆老士大夫都來投奔隗囂。隗囂向來謙恭愛士,親自迎接他們,并和他們結為布衣之交。隗囂拜前王莽平河(清河)大尹長安人谷恭為掌野大夫,平陵人范逡為師友,趙秉、蘇衡、鄭興為祭酒,申屠剛、杜林為持書,楊廣、王遵、周宗及平襄人行巡、阿陽人王捷、長陵人王元為大將軍,杜陵、金丹等人為賓客。由此名震西州,聲聞山東。

  光武帝劉秀建武二年(26),大司徒鄧禹西擊赤眉軍,屯兵云陽。鄧禹部將馮愔引兵叛禹,西進天水,隗囂迎擊,敗馮愔于高平,盡獲其輜重。于是鄧禹依漢制遣使持節任命隗囂為西州大將軍,并讓他專制涼州、朔方軍政事務。不久赤眉軍敗出長安,西上隴右,隗囂遣將軍楊廣迎擊,大破赤眉,尾追至烏氏、涇陽之間(今平涼、涇川一帶),接連挫敗赤眉軍。

  建武三年(27),隗囂親往洛陽謁見光武帝劉秀。光武素聞隗囂之聲譽,就報以殊禮,待為上賓,盛情款待,以結其心。此時,陳倉人呂鮪擁眾數萬,連結公孫述,進攻三輔。隗囂又派兵協助征西大將軍馮異反擊之,呂鮪敗走。隗囂即遣使上表,奏報軍情。光武答以手書,大加贊許,引為知己,并示意隗囂設防公孫述。從此“恩禮愈篤?!?/font>

  其后,割據四川的公孫述幾次出兵漢中,遣使以“大司空扶安王印綬”授予隗囂。隗囂認為自己與公孫述是敵國,恥為其臣下,即斬其使者,出兵擊之,連破述軍,因此蜀兵不敢再北出。當時關中將帥幾次上書光武,請求進軍西蜀,光武帝示意隗囂,讓他伐蜀,以此驗證他的誠信。隗囂卻派長史上書,盛言三輔兵力單弱,暫時不宜伐蜀。光武帝知道隗囂腳踩兩只船,不愿天下統一,于是略降優待之禮,而以君臣之儀約束他。

  當初隗囂與來歙、馬援相交甚好,因此光武帝幾次派二人前往奉勸隗囂入朝,答應給他高官厚祿。隗囂不想東去洛陽,接連遣使婉言謝絕。建武五年(29),隗囂見竇融以河西歸附東漢,加之豫東劉永、漁陽彭寵皆為漢所破,只得遵從光武帝命,遣其長子隗恂入侍。隗恂至洛陽,官拜胡騎校尉,封鐫羌侯。而隗囂部將王元、王捷總以為天下成敗尚未可知,屢勸隗囂割據稱王。王元說:“今天水完富,士馬最強,北收西河、上郡,東收三輔之地,案秦舊跡,表里河山。元請以一丸泥為大王東封函谷關,此萬世一時也?!壁髧虄刃暮苜澩踉挠嫴?,雖已遣子入洛陽為人質,還是想憑借山川險阻,割據一方。于是那些曾經投奔他的游士長者,一個個離他而去。

  建武六年(30)正月,關東平定。光武帝因久戰勞苦,暫時休養士卒,又考慮到隗囂已遣子入侍,而公孫述遠據邊陲,就對諸將說:“暫且置此兩子于度外吧?!币蚨鴶荡蝹鲿]、蜀,曉以利害。隗囂的賓客、掾史多為文人學士,每次上書言事,當世士大夫皆爭相傳誦,因此光武帝如有答辭,也就特別在意。隗囂又派使者周游入洛陽,周游先到馮異軍營中,不料被仇家殺害。光武帝遣衛尉銚期帶著珍寶錦緞往賜隗囂,銚期走到華山腳下遇盜,財物被一搶而空。光武常常稱道隗囂有長者之風,務必要招撫于他,聽說此事后嘆息說:“我與隗囂事有不諧,他派來的使者被殺,我給他的賞賜卻又被搶?!笔悄耆?,公孫述遣兵攻南郡(荊州),光武詔命隗囂從天水出兵伐蜀,想借此瓦解他的中堅力量。隗囂上書說:“白水險阻,難以進兵;棧閣絕道,戰則必敗?!庇侄喾皆O置障礙,拒不出兵。光武已知隗囂終不能為己所用,很想討伐他。于是就西幸長安,遣建威大將軍耿弇等七將軍從隴道伐蜀,先派來歙奉璽書傳旨。隗囂心中疑懼,立即調兵遣將,使王元據守隴坂(即隴山,又稱關山),伐木塞道,企圖殺死來歙,來歙乘機逃脫。五月,耿弇等七將率兵與隗囂開戰,隗囂大敗漢兵,諸將引兵而退。隗囂使王元、行巡率兵乘勝追擊,攻掠三輔,反被漢將馮異、祭遵擊破。隗囂上疏假意謝罪,光武回信措辭強硬。隗囂知道光武帝已識破他的詐術,只得遣使稱臣于公孫述,聯蜀抗漢。

  次年三月,公孫述立隗囂為朔寧王,遣兵往來,互為援勢。秋,隗囂親率三萬步騎攻安定,至陰槃(今平涼市東部),馮異率諸將拒敵。隗囂又令別將東下隴山,攻祭遵于汧縣(屬右扶風),因出兵不利,引兵退還。光武乘機讓來歙寫信,招降了隗囂心腹之將王遵。

  建武八年(32)春,來歙從山道襲得略陽城。隗囂大出意料,深恐有大部隊來犯,立即使王元拒隴坂,行巡守番須口(番須口與回中道相近,并在汧),王孟塞雞頭道(即崆峒山),牛邯扼瓦亭,隗囂親率大軍圍攻來歙。公孫述亦遣將助囂攻略陽,連月不下。閏四月,光武帝親率諸將西征隗囂,分道上隴坂,使王遵持節監大司馬吳漢留守長安。竇融率兵及羌、小月氏來會光武,助兵討囂。王遵知隗囂必敗,就寫信招降了他的故交牛邯,牛邯歸命洛陽,官拜太中大夫。大兵壓境,人心潰散,于是隗囂手下大將十三人,所屬十六縣,十余萬部眾皆降漢。

  王元入蜀求救兵,隗囂帶著妻兒直奔西城(今天水市)楊廣處,而讓田弇、李育保住上邽。光武率大軍追擊而來,詔告隗囂歸降,借用田橫、黥布的故事說:“若束手自詣,父子相見,保無他也。高皇帝云:‘橫來,大者王,小者侯?!羲煊麨轺舨颊?,亦自任也?!壁髧淌冀K不降。光武于是誅殺其子隗恂,使吳漢與征南大將軍岑彭進圍西城,耿弇與虎牙大將軍蓋延進圍上邽。八月,因穎川、河東大亂,光武帝車駕東歸。漢兵圍攻月余,楊廣戰死,隗囂身陷困境。其大將阿陽人王捷被困戎丘,登城向漢軍喊道:“但為隗王守城者,皆必死無二心!愿諸軍速回,請看我自殺以明志?!彼熳载仡i而死。十一月,王元、行巡、周宗率蜀救兵五千余人趕到,出其不意,乘高突下,鼓噪大呼道:“百萬雄兵來了!”漢軍大驚,未及成陣,王元等已沖破包圍,經殊死戰斗,遂得入城,迎救隗囂逃歸冀城(今甘谷)。就在這時,漢軍主力吳漢等因食盡退去,于是天水、隴西、安定、北地等郡復歸附于隗囂。

  建武九年(33)春,隗囂因與東漢連年爭戰,受困日久,病餓交加,出城覓食,憂憤而死。王元、周宗立囂少子純為王。八月,漢遣來歙等攻隗純。建武十年(34)十月,來歙、耿弇、蓋延等攻破落門(今武山縣洛門鎮),隗純及其宗族、將士皆降漢,隴右平定。

  光武帝建武十八年(42),隗純與其賓客數十騎逃往匈奴,行至武威被捕,遭漢朝誅殺。

  史家論曰:“隗囂援旗糾族,假制明神,跡夫創圖首事,有以識其風矣。終于孤立一隅,介于大國,隴坻雖隘,非有百二之勢,區區兩郡,以御堂堂之鋒,至使窮廟策,竭征徭,身歿眾。

七星彩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走势图